留侯张良

访问次数:3401 编辑: admin 发布时间:2016-11-24 09:30:49
[字体:  ]

  张良(约前251—前186),字子房,汉初三杰之一,亳州市谯城区城父镇人。 兴汉三杰之首 。

  张良先世原为韩国贵族,祖父张开地、父亲张平先后担任过五位韩王的丞相。秦灭韩后,他图谋恢复韩国,结交刺客,在博浪沙(河南原阳东南)狙击秦始皇未遂,逃亡至下邳(今江苏睢宁北)。秦末农民起义中,张良率部投奔刘邦,不久游说项梁立韩贵族成为韩王,他为韩司徒。后韩王成被项羽杀害,复归刘邦,为其重要谋士。刘邦几乎所有重要的政治、军事决策,都是根据张良的建议或得到他的支持才作出的。刘邦曾赞其“运筹帷幄之中,决胜于千里外,子房功也”。
  作为指挥若定的大军事家,张良并不直接掌兵。作为运筹帷幄的大政治家,他极少出任实职,更从未掌握过国家的具体行政权力。作为刘邦心悦诚服的兴汉三杰之首,以“三寸舌为帝者师,”他却在天下已定、大功告成后毅然急流勇退,尽量不介入错综惊险波诡云谲的现实政治,犹如闲云野鹤,优游自如。
  神奇谋略屡建伟功
  张良一生活动几乎都与各种军事和政治斗争有关。他先帮着刘邦推翻秦朝;再帮着刘邦打败项羽;而后又在刘邦与功臣纷争中置之度外;还苦心孤诣留着一份心思与刘邦、吕后周旋。
  张良帮助刘邦推翻秦朝的显著事例是宛城、峣关、蓝田之战。
  二世三年(公元前207年)九月,刘邦率兵抵达南阳郡(今河南南阳市)。南阳郡守吕奇退入宛城(河南南阳)固守,见宛城一时难以攻取,打算绕过宛城继续西进。张良认为不妥,劝道:“如果不攻下宛城就冒进,宛城的守军从后面追赶,强大的秦军在前面阻拦,这样就会导致我们腹背受敌进退失据,是非常危险的。”刘邦采纳了他的建议,立即更换旗帜,率兵乘夜间抄小路悄悄返回。拂晓时分,刘邦的军队已把宛城重重围住。接着,刘邦又采纳了陈恢的意见,以攻心之术,招抚南阳太守,赦免全城吏民,兵不血刃地轻取了宛城。解除了刘邦西进的后顾之忧,刘邦兵威大振,南阳郡的其它城池见太守已降,纷纷起而效之,望风而降。
  从峣关、蓝田一战,可以看出张良运用谋略之精良。峣关前据秦岭,背靠蒉山,地势险要,是由武关北上咸阳的最后一道关卡。他先是虚张声势,令敌恐惧;再金钱收买,分化敌人内部;最后趁敌松懈,发动突然袭击,取得大胜。接着,又连败秦军于蓝田,逼近咸阳。一战结束了秦王朝,其功勋真是辉哉煌哉。
  张良帮着刘邦对抗项羽的第一个显著事例是鸿门宴。 鸿门宴是关系到刘邦集团生死存亡的一次斗争。张良在这次生死攸关的斗争中,以其大智大勇,既巧妙地帮助刘邦安全脱离虎口,又使项羽内部埋下了君臣相隙的祸根。在鸿门宴上, 张良所导演的刘邦集团应对项羽集团的策略,最主要是就是“以柔克刚”,当前的形势对我不利,我们就得隐忍,要设法保存实力,要在隐忍的过程中显示自己一方的正义性,以争取名路诸侯,乃至项羽阵营中一部分人的同情、支持,从而积蓄力量,以求日后的反攻。以今天的“无为”达到日后的“无不为”。
  第二个重要事例,是刘邦在彭城惨败的关头,张良向刘邦推荐了韩信、彭越、黥布三将。公元前205年春,刘邦乘项羽集中力量攻打田荣之机,率兵伐楚,直捣楚都彭城。项羽闻知彭城失陷,立即亲率三万精兵,从小路火速赶回,急救彭城。刘邦数十万乌合之师难以协调指挥,一经接战,便遭惨败,几乎全军覆没。在此兵败危亡之际,又是张良匠心独运,为刘邦想出了一个利用矛盾、联兵破楚的策略。他说:“九江王英布,是楚国的猛将,与项羽有隙;彭城之战,项羽令其相助,他却按兵不动。项羽对他颇为怨恨,多次派使者责之以罪;彭越因项羽分封诸侯时,没有受封,早对项羽怀有不满,而且田荣反楚时曾联络彭越造反,为此项羽曾令肖公角攻伐他,结果未成。这二人可以利用。另外,汉王手下的将领,只有韩信可以委托大事,独当一面。大王如果能用好这三个人,那么楚可破也。”这就是著名的“下邑之谋”。
  “下邑之谋”虽然不是全面的战略计划,但它构成了刘邦关于楚汉战场计划的重要内容。正是在张良的谋划下,一个内外联合共击项羽的军事联盟终于形成,扭转了楚汉战争的局势,使刘邦由战略防御转为战略进攻。事实证明了张良“下邑之谋”的深谋远虑,最后兵围垓下打败项羽,主要依靠的正是这三支军事力量。
  至于张良帮着刘邦与功臣斗, 虚抚韩彭 、兵围垓下就是一个著名的例子。当刘邦被项羽围困在荥阳的时候,韩信却欲自立为齐王,并使人禀告刘邦求封。刘邦一听,当着使者的面,破口大骂韩信。张良清醒地认识到,韩信的向背对楚汉战争的胜负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。况且,韩信远在齐地自立为王,刘邦鞭长莫及,根本无力阻止。于是示意他要隐忍,不要因局部利益而坏大事。劝刘邦答应韩信的请求,这是非常符合时宜的,符合刘邦的长远利益、根本利益。但这个顺水人情和权宜之计,居然笼住了韩信,成功地解决了汉内部的权位矛盾,赢得了楚汉天平上关键的一个筹码。
  鸿沟之约后,刘邦与韩信、彭越约定共击项羽于固陵,韩信、彭越违约,刘邦失败。刘邦一时怒气冲天。张良又适时而出,说服刘邦,眼下必须隐忍,小不忍就要坏大事。长期受张良熏陶的刘邦,自然能心领神会。于是刘邦给韩信、彭越、黥布等划出地盘,令其战后上任。“使者至,韩信、彭越皆报曰:‘请今进兵。’”汉军各路兵马陆续会集垓下(今安徽灵璧县沱河北岸)。韩信先用“十面埋伏”之计兵围项羽于垓下,继而又用“四面楚歌”之计瓦解了敌兵士气,终于打败项羽,迫其别姬自刎。至此,长达四年之久的楚汉战争,以刘邦的彻底胜利而告终。
  曾受高人点拨
  张良最初反秦是个人行动,刺秦不成,“乃更名姓,亡匿下邳”。有一个被人称为“黄石公”的老人,故意把鞋子甩到桥下让张良拣,是看他有无忍耐性;当张良通过他的考验后,他送张良一编书,叫《太公兵法》。“太公”就是姜子牙,想当年周武王能推翻商朝,就是靠着姜子牙的法力与谋略。黄石公预知十年后,反秦的战争将会涌起,张良也将参加。张良如能精通此书,就能成为帝王的军师。并说反秦战争将于三年后结束,你将会路过济北郡的谷城山。到时你会看到山下有一块黄石头,那就是我。
  这个故事也许是张良发达以后他人附会编造的,目的是神化张良拾履。但这里有一个重要情况应该注意:张良开始是一个血气方刚,对秦朝充满仇恨、点火就着的鲁莽汉子,后来怎么会成了一个半人半仙、运筹帷幄、料事如神的手摇羽毛扇的人物,这中间必须要有一种契机、要经过一场脱胎换骨的大变化。司马迁在表现张良的这种变化过程中,聪明地借用了流行于当时社会市井的生动传说。
  黄老哲学化身
  张良是黄老哲学的化身,黄老哲学的重要特点之一就是讲究养生,讲究如何保护自己。张良在辅佐刘邦的同时也一直留着一份心思与刘邦、吕后周旋。
  在权力面前他处处退避,常把“为韩报仇”挂在嘴上,不争权、不谋利,从不引起刘邦的猜疑与担忧。他总与刘邦保持一定距离,保持一种“半朋友、半宾客、半臣子”的可进可退的状态。刘邦一生谁都骂过(包括吕后、萧何),对萧何、韩信一概都是直呼其名,可于张良却是惟一的例外,总是客气地称“子房先生”,表现出一种特殊的亲近和尊重。
  在封赏面前他尽力退让,这与其他文臣武将的相互争夺、相互攀比形成对照。
  张良给刘邦提意见、提建议,多是后发制人,让别人先说,看情况决定是否跟着补充;即使说,也是点到为止,从不过分坚持,不惹刘邦讨厌。在第一次打入咸阳,刘邦贪恋咸阳宫里的金银珠宝、妇女,就想住在咸阳宫里,当时先有樊哙出来劝说,于是张良又跟着劝,刘邦采纳,退回了霸上兵营。刘邦扭不过众将,想建都洛阳,娄敬出面劝阻,提出建都关中,于是张良也跟着出来劝,刘邦立即拍板定案。
  张良素来体弱多病,自从汉高祖入都关中,天下初定,他便托辞多病,闭门不出。随着刘邦皇位的渐次稳固,张良逐步从“帝者师”退居“帝者宾”的地位,遵循着可有可无、时进时止的处事原则。在汉初刘邦翦灭异姓王的残酷斗争中,张良极少参与谋划。建国十余年间所干的三件事:劝封雍齿、支持迁都、保全太子,无一出自主动。
  汉六年正月,刘邦大封群臣,汉高祖刘邦令张良自择齐国三万户为食邑,张良辞让,谦请封始与刘邦相遇的留地(今江苏沛县),刘邦同意,故称张良为留侯。张良辞封的理由是:自己政治目的和个人目标亦已达到,一生的夙愿基本满足。再加上身缠病魔,体弱多疾,又目睹彭越、韩信等有功之臣的悲惨结局,联想范蠡、文种兴越后的或逃或死,深悟“狡兔死,走狗烹;飞鸟尽,良弓藏;敌国破,谋臣亡”的哲理,惧怕既得利益的复失,更害怕韩信等人的命运落到自己身上,张良主动选择了功成身退。
  惠帝六年(公元前189年),张良因病去世。关于张良的墓地,人们曾有多种猜测。有人认为,张良墓地在今河南省兰考县。也有人认为,张良墓地在今徐州沛县。还有人认为在今湖南省张家界的青岩山上。此外,在山东省微山湖上也有一座张墓。陕西省留坝县17公里处的庙台子街上也有一座张良庙。这说明人们对这位功成不居、激流勇退的张良是仰慕的、怀念的。

网友评论

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对不起,必须是注册用户才能进行评论。[用户登录][用户注册]